程序员坐牢了,会被安排写代码吗?

今天给大家分享一篇有意思的爽文,但也是根据多年之前一个真实报道改编而来的。本文字数较多,建议先收藏,上下班路上、带薪上厕所、浑水摸鱼时再慢慢看~

本故事纯属虚构

请大家不要随意模仿,后果自负!

—  —  —  —  —  —  —  —
 
因为删库跑路,我坐牢了。
公司老板经营不善,拖欠工资半年,我终于忍无可忍,提出离职。
而老板居然说:爱走就走,一毛没有。滚吧!
我气愤的直接设置了全盘删除的自动任务,明天凌晨定时执行。然后直接走了。
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了公司。
 
隔天老板发现这事,报了警。
老板以我的行为对公司造成了几百万损失的名义把我告上法院。
最后,我进了牢房。
 
狱友们问我:你怎么进来的?
我答:我写代码写进来的。
狱友们:你牛逼啊!
我只好惭愧的接受了赞扬。
 
进了监狱,其他人都是劳动改造,做些低端工作,而我作为技术人才,那就不一样了。我接着996写代码。
 
首先是管理监狱数据的小哥,要清点监狱人员的资料,居然用的是Excel表格。
他整理起来太累了,向领导抱怨。
领导就说:xx不是写代码的吗,让他来帮帮你。
然后我就被提了出来,替小哥整资料。整着整着觉得不对劲,我一个程序员,我凭什么手动整理资料?
然后我就打开了Excel函数,快速写了几个方法,把所有数据分门别类的处理完毕。
就在我靠着电脑椅打哈欠的时候,小哥回来了。发现我已经完成了。
小哥惊了,大声道:这是我平常一个月的工作量,你这就完了?
我不屑一顾的笑了笑,点头道:没错。
小哥举起了大拇指,赞道:不愧是程序员。牛逼!
 
然后我以为我会被放回牢房了。
结果,领导又找上了我……
 

程序员坐牢了,会被安排写代码吗?

 
领导:小x啊,我这边有点事情,你帮忙做一下。要是做好了呢,我可以给你申请减刑。
我略微激动,居然能减刑,当场拍胸脯:没问题,有什么事就让我来吧。
 
然后领导把我带到了办公室,告诉我:这系统莫名其妙就坏了,帮忙看看?
我心里开始发毛,又不是我写的系统,让我看问题,我勒个去,我有可能看不出来啊。
但是来都来了,牛也吹了,就只能硬着头皮看下去了。
 
捣鼓了一会儿,大概明白了,这是个管理数据的系统。现在数据查询完全废了。报错还挺明显,就直接弹出了具体的失败原因。
看了下详细报错,我恍然大悟:这**谁干的,往纯数字的id信息里面插了中文!
 
领导:那依你看,怎么修?
 
我拉过键盘,迅速操作,把记录调出来,将相关的几条记录修正。然后系统恢复了顺利运行。
领导看了看,夸赞道:小x你可真厉害啊!
我得意的笑了笑。然后越看那几行数据越眼熟。
等下,这不是我刚刚造的数据吗?那小哥整理数据就是为了导入到这个系统?
我去,是我插的中文!写函数的时候手抖了啊!
隐隐冒着冷汗,我昂然挺立,推翻了刚才的结论:这其实还是这系统的稳定性不够高,做系统的人没有做好防护啊。
越说越顺嘴,我大声到:要是我来做,这系统肯定不会这样崩!
但是,心里想了想,可能是换个方式崩。
 
领导看了我一眼,似乎发现了我前后不一致的说辞。但是并没有再说话。
我呆了一会儿,有点虚,主动咨询领导: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嘛?
领导:可以,可以。
领导叫来小哥,把我送回去。还嘱咐着,给我换个好点的牢房。
但我心里寻思,这牢房还能有什么好的。
走出办公室前,还听领导在那边跟其他人聊什么,监狱改造,技术创收,充分发挥技术人才的价值……
我就知道,这事儿,还没完。
等下,我的减刑呢?领导不会忘了吧!啊!!!

程序员坐牢了,会被安排写代码吗?

 
小哥带着我回牢房,我看着这路不对啊。
我问道:这是去哪?
小哥答:带你去高级间。
我沉默了,还真换牢房了。原本的狱友们远离了,颇有点怀念呢。
进了新牢房,开局第一问:你咋进来的?
我:写代码写进来的。
狱友:哦豁,牛啊!
我:你呢?
狱友:我也是。
我:……合着你刚才是夸自己呢。
狱友:那可不。
看着狱友昂扬的头,我有些困惑。
于是我详细说道:我是被欠薪了,所以删库跑路,被告了。你呢?
狱友:我是产品经理要我写个五彩斑斓的黑色,我把他狗头打爆了!
我瞬间躲远了。好家伙,暴力狂。
但是多想想,我点头道:打得好!胡乱提需求的产品经理确实该打。
狱友猛的靠过来,握住我的手:同道中人啊。
我尴尬的笑着,不敢反驳。我才不是怕被打呢。
 
过了两天,小哥又来找我了。
小哥在门口招呼着:张工、x工,跟我来,领导有事找你们。
张工就是我狱友,而我就是x工。我们听到招呼,也就服从指挥的跟着走了。
在办公室见到了领导,领导笑呵呵的说到:小x,小张,你们来了啊。
领导接着说道:我这次找你们来,是想你们给他们做做培训,学习一下编程技术。让他们在里面能学技术,出去能融入社会。
张工瞬间不屑之色冲上脸庞,喊到:就他们那群没文化的,大字不识几个,怎么教的来!
我沉默着,我心里赞同狱友的想法。教好学生都要教很久的内容,更何况教一群可能没基础,而且也没向学之心的人。
领导被张工怼了,脸色青一阵紫一阵,沉默良久,最后对着旁边的狱警说到:把小张架回去,这个月的晚饭减半!
张工气的脸色一红,从旁抓起椅子,就想丢过去。
旁边狱警冲上来,摁住了张工。最后张工被架走了。
领导补了一句:不服管教,扣分!加刑期!
我沉默着,不发一言。
领导这时,缓缓转过头来,和善的笑道:小x,你怎么看?
我当即义正严词的回道:领导出的主意极好!教他们编程,能够做项目创收,出去也能找到工作,利于融入社会。我极力支持!
领导:那行,后面就你负责教他们了。
我:好!
 
 
接下来,我就多了一项任务:对着黑板教狱友们编程。
是的,只有黑板。
因为监狱配的电脑数量是有限的,就那么三四台办公电脑,满足不了广大狱友的需要。
我请小哥帮我从外面带了点编程教材,然后我把代码写在黑板上。狱友们看着黑板学编程。
我一边在黑板上写代码,一边在黑板上写输出。
 
狱友们都是一副看着汉奸的样子盯着我。
 
还好我是和张工一个牢房,不然我怀疑我会被他们在下课后暴打。
 
在上了三次课后,有狱友忍不住了。
在座位上举手,发言问我:x工,你说我们这样学,真的有用吗?
我:额……
有狱友搭腔:你这就像在问,用自己的右手能不能学会完整的调情技巧一样。
狱友们:哈哈哈!
 
我尴尬了,熬到上课时间结束,落荒而逃。
回去就打了报告,想找领导谈一谈。
我心里构思好了,就说我能力还是不足,带不了这么多优秀的狱友。而且这边也没足够的电脑,无法实际操作。所以请辞。
 
被带到了领导办公室。
领导:哦,小x啊,你来的正好,我这边接了个项目。
我满脸震惊,刚才构思的一切都忘光了。什么鬼?我进了监狱还得继续编程?
领导自顾自的接着说:这不,我们监狱有了你这样的人才,就得充分发挥价值。所以我找朋友问了下,拿了个商家的小项目,来试试手。
我:……
在震惊中缓不过神。监狱真的能接项目吗?合规吗?天呐。
领导:你别这样盯着我,我们监狱是可以组织服刑人员劳动创收的。
领导仿佛看出了我的意思。
我斟酌了一下,想了想张工的情况,便严肃点头:全凭领导安排!
(补充个相关报道,网上可查:
据凤凰网报道,2006年,讷河监狱进购了250台电脑,布置了两层电脑室。
监狱组织服刑人员打“魔兽世界”和“完美”等游戏。“他们每天打出多少游戏币是有要求的。”服刑人员需要升级挣装备卖钱,“这是监狱的创收方式”。)
 
 
然后领导就大概说了一下,要做的是个xx麻将的项目。说白了就是打麻将的APP,但是麻将的规则根据地区特色进行特殊化处理。
 
我听完有点疑问:那盈利点呢?是氪金给辅助工具吗?还是弹广告?
领导自信一笑:点卡模式,一张卡五块钱,一张卡打一局麻将。
我大吃一惊,不可思议道:现在是免费游戏的时代,道具付费才是常态。点卡模式已经被淘汰了啊。
领导神秘一笑:会有人买的。你尽管做项目吧。
 
我一时语塞。但也不想深究,反正又不是我做推广。
于是我提出了新的请求:项目可以做,但是我需要性能比较好的电脑,以及能够连到外网,找相关资料。
领导轻松的点了点头,说道:电脑过几天就来,到时候给你在办公室隔个位置,你就在那做项目。外网,我想想办法。
 
果不其然,过了两天,电脑就到了。
连上网,我就先上知乎,看看网友们又整了什么新活儿。
然后就看到居然有网友提问:
程序员坐牢了会被安排去写代码吗?
这就怒敲回答:不仅要写代码,还要996!
不行,不能多说了,领导来问我项目进度了。
 
 
一边写着代码,还寻思着领导刚刚来说的:
就这么个小游戏,今天做出来没问题吧?
 
我:……
我寻思领导不是业内人士,只好面露难色,想着怎么解释,不可能那么快。
 
领导看到了我的神色,皱起眉头,试探问道:一周?这总行了吧!
 
我:……
蛋疼感加剧。这如果有现成的案例去抄,有可能可以一周出货,但是我不能打包票。我保持沉默,皱着眉头。
 
领导一拍桌子:一个月!一个月我要见到项目出来,不能再多了!
我知道领导耐心可能到头了,便只好咬牙说道:那再加一台电脑,把张工派给我,我试试。
 
领导眉头放宽,说道:小张可以派给你。就一个月,我一定要见到成果。
然后领导就走了。
 
我赶在后面喊到:领导,记得我的减刑!
领导随意摇了摇手,表示听到了。
 
然后我就坐在这,想着怎么把xx麻将一个月做出来。
这肯定是996了,说不定还得007。
 
还要去网上搜索,有没有合适的参考项目,如果有的话,一周可能就能出货。
 
想着,我就下载了聊天软件,登陆了我的账号,找上了我的朋友。
 
我:在吗?有没有xx麻将的项目经验或者案例,我这急要!
我朋友:咦?xx你不是进去了吗?被盗号了吧,骗子!别想骗我。
我:我在监狱入了个创收项目,要做xx麻将。现在来求你帮忙了!我不是骗子。
我朋友:你怎么证明你不是骗子?
我:我知道你喜欢男的,够不够!
我朋友:……你进去了还能上网,牛啊!不愧是x哥。
我朋友:听说你删库跑路,我还为你叹息,现在一看,你进去以后过得还挺好。
我朋友:不愧是牛人,到哪都过得潇洒。
我朋友:你这是打算在监狱里接着干下去了?
我:……少哔哔,有没有资料。监狱领导给的活儿,我就等着干出点成绩来,求领导减刑了。
我朋友:我寻思在监狱里有电脑,有饭吃,可以打游戏,其实蹲里面不比外面差。
我朋友:你一直蹲里面,也没什么不好。这不,反正还能上网吹牛。
我:……
我心里真想撕了这小子,逼逼赖赖个不停。
 
 
跟我朋友掰扯了半天,他一直劝我狱里挺好的,不用急着出去。
我烦的骂了他一顿,把话题拉回来,到底有没有资料?最后这货说他也没资料,回头帮我问问做这方面的熟人。
 
蛋疼的结束了对话。
然后自己上网检索。这类项目还真不少。但是源码又拿不到,还是得自己做。
暂时没什么思路,张工的电脑也没到位。我只好一边紧张的牙疼,一边上知乎摸鱼。
看到网友们的评论,笑得我合不拢嘴。
网友都是人才啊!
 
随后下了几个游戏,电脑设置静音,然后打了起来。
打的痛快了,然后想起项目还没做……战战兢兢的……继续打游戏。
 
就这样,在紧张的摸鱼划水中,张工的电脑也配齐了。张工也给我派过来了。
然后……我们就开始在游戏中双排。
 
当然,中间还是有讨论一下项目的。
张工表示不难,他来搭一下总体架构。
 
那我就放心了,然后我们继续双排冲分。
 
此刻回想起我朋友的话,似乎也没什么毛病。
监狱里挺好的,网友,哦不,是狱友们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,我超喜欢这里的。
到监狱里就跟到家一样。
 
 
打了几天游戏,不对,是做了几天项目,进度不咋地。
我开始有些头皮发麻的时候,我朋友回信了。
 
我朋友:x哥,在不?
我:不在。
我朋友:前两天你让我问的项目,我问到了。
我:说说看?
我朋友:你那个xx麻将有雷啊,表面上是点卡收费,实际上……是灰产。
我:你可闭嘴吧你,就说有没有资料。
我朋友:你不关心风险?后面加刑了怎么办?
我:我不做项目,立马就加刑。
我朋友:……
沉默良久,我朋友接着发了句:看来你确实在里面呆的很舒服,想接着呆里面。
我:呸呸呸!你可少哔哔,赶紧把资料给我。
 
经过我的一顿催促,我朋友总算把资料发给我了。
还给我絮絮叨叨说什么风险,我只回了句:
技术是无罪的。[滑稽]
 
翻开资料,按步骤,架设后台服务器,安装手机模拟器,打开xx麻将APP。
完美!
就是贴图不太对,是yy地区的,我要改成xx地区。
用P图调整一下,大功告成!
 
然后我和张工讲了一下这事,我们击掌相庆。
 
项目初步完成,继续打开游戏,双排。
 
当领导走进我们项目组的时候,差不多是一周左右。
那时候张工正站了起来,怒视着我,呵斥道:你怎么这么菜,刚才那波你不应该上的!你就不会先拉扯一下吗!
我尴尬的笑着:我觉得我可以打赢。没想到我不行。
张工立刻举起了椅子,喊道:你再说一遍!
我:不敢不敢。
领导:咳咳,你们在干嘛?
瞅见领导来了,我的脑筋立刻转了一百八十度,回答道:我们对于项目的实现有点分歧,正在沟通。
一边说着,一边把游戏退了,切到了程序页面。
领导狐疑的看了我一眼,但是没有深究。这时候张工也把游戏界面切掉了,我们完美过关。
 
领导接着说道:有分歧不是问题,要好好沟通嘛。
我:是是是。
张工没说话,保持沉默。
领导:我现在过来,就是看看进度的。怎么样了?
 
我不敢报太快,就是模糊说到:只是做了个初步的模型,还有待完善。
领导:能一个月完成吗?
我想到那个完整的资料,即刻拍起了胸脯,说道:没问题,保证完成任务!
领导:那让我看看你们做的模型吧。
我:好!
 
然后我在一通手忙脚乱之后,打开了模拟器,启动xx麻将。
领导:这个xx公司是什么意思?
我冷汗直冒,糟糕,原有xx公司的水印还没去掉。
 
 
然而冒冷汗并不能解决问题。
经过短暂的思考,我解释道:这是我和张工打算为了这个项目的运营成立的公司,先写上了名字。
领导:是吗?为什么我感觉好像听过这公司名字?
我舔了舔发干的嘴唇,故作疑惑道:什么?名字已经被占了?那看来不小心重名了,这个公司名不能用了。
 
领导沉默了一会儿,没再纠结这个问题。
然后领导接着看项目,时不时一句这里不对,那里不对,提了一堆修改意见。
 
艰难的应付完,送走了领导,我和张工面面相觑。
我:接下来可真得干活了。
张工:别说了,赶紧下一把。
我:走走走!
 
然后在紧张激烈的打游戏过程中,我们抽空改了改项目。
做着做着,开始了闲聊。
 
张工:你知道吗,减刑窗口期就在下个月了。
我:咋了?你的意思是尽快完成,争取奖励?
张工:不,我的意思是卡住时间,不减刑绝不完成!
我:emmmmm……可你没戏吧,你这不是要被加刑了。
张工:不会,那领导现在有求我们的地方,把柄在手还怕他不减刑?
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赞道:不愧是张哥,牛。就看你发挥了。
 
又过了几天,领导果然再次来检查进度。
我们故意提供未改完的版本给领导看。
我故作艰难的说道:这个改造比较复杂,正在努力完成。
然后我使了使眼色,张工跟着开口:听说减刑窗口期要到了。这次能给我们减多少刑期?
我领导先呵斥了我,说道:工期就一个月,必须按时完成。做不到就加班加点的干。
然后撇了一眼张工,说道:你们放心,我都安排好了。
 
领导似乎说了什么,又似乎什么都没说。
局面一时尴尬,集体沉默了几秒。
而后领导又抚慰道:小x,小张,你们放心,好好给我做事,我不会亏待你们的。
 
张工听完,脸色渐渐变红,大声喊道:你给我说清楚,什么叫不会亏待?你安排好了什么?
 
 
在张工咆哮的时候,旁边的狱警一下子窜了上来,一个擒拿,先制服了他。
 
领导撇了张工一眼,脸上略显无奈。
随后领导示意狱警放开张工,劝道:你好好按时完成,我尽力申请减刑。这总行了吧?
 
张工冷哼了一下,拍了拍衣服,说道:还凑合吧。
我悄悄比了个大拇指。
 
等领导和狱警走后,我赞道:还是张哥牛逼啊。这下子稳了!
张工脸色慢慢恢复平静,然后说道:不能信这种人的鬼话,依然要拖工期。他求着我们,才会给我们办事,等我们完成了,没有利用价值,那就不可能了。
我一时有点诧异,但是刚刚一幕还在眼前,于是点头道:张哥靠谱,就按张哥说的办。
 
接下来的几天,我们接着双排,冲分。项目干脆先不写了。
 
游戏打着打着,我忽然想起个事。
我说道:张哥你先单排,我去写个后门程序。
张工看了我一眼,点了点头,然后继续埋头打游戏去了。
 
除了拖工期之外,要时刻拿捏把柄,那自然是后门程序无疑了。
首先,我先写个加密,然后设置了有效期一个月。每过一个月,必须给一个新的密令,要不然程序直接罢工。
其次,我写了罢工后的操作,对关键程序文件进行自我删除。反正我这边有完整的文件备份,删了就删了。关键就是让他们无法恢复。
最后我写了个程序罢工后的常规提示:请找系统管理员解决。
 
接下来,把密令和加密程序上传我的云盘,删除本地文件。万事大吉。
 
我跟张哥透了个气,共享一下后门程序。张哥表示不需要,他一定要在上线前解决问题,不拖到上线后。
 
想法不一样,不要就不要,我也乐得如此。
独掌后门程序,想让项目走下去,还得回来找我。
 
 
监狱里实在太无聊了!
能见到的就那么几个人。
狱警小哥,狱友,领导,就这么些人。
 
天天打游戏也很烦啊。
我想出去,换换口味,吃点鸡排,汉堡,烧烤。
我想出去玩点别的,不是天天打游戏,还可以去爬山,去打球,去玩桌游。
我想看点美女,穿汉服的,穿jk的,穿洛丽塔的。不像这里面,衣服就特么清一色,还连个女的都没有!
 
张工:来来来,下一把。
张工招呼了一下,不说了,继续打游戏了。
 
但是,我想出狱的心思愈发浓厚了。
 
仅仅打游戏,只是满足了低层次的需要。
我还要吃美食,看美女。
我要站在山巅,俯望大地。
 
然后我又操作失误,屏幕灰了。
切出去一看,我朋友又找我了。
我朋友:x哥,咋样,项目做完可以出来了吗?
我:没呢,拖着。逼他减刑再交项目。
我朋友:666,x哥牛批!
我愧不敢当,这不,复活了。继续冲杀。
我朋友:但是你那个项目有问题啊。这种xx麻将实际上是给别人提供网络赌博的渠道,点卡等于赌场的抽水。
我朋友:你这种间接提供网赌,被抓到就又进去了。
我朋友:x哥,人呢?你这样不行啊。
然后我屏幕又灰了。再切出游戏。
我:去去去,别乌鸦嘴。
我:技术无罪,你懂吧。这又不是我想搞的项目。
我朋友:要不,你举报吧。说不定还能拿个戴罪立功?
我:……这,不太好吧……
我有点意动,又有点犹豫。
 
 
我还没给我朋友回消息,一旁的张工先叫了起来。
张工:又要输了。你怎么就不能专心点打游戏呢!
张工:连打游戏都不专心!
我只好尴尬的关闭了聊天窗口。
 
经过一场奋战,果然还是输了。
张工握紧拳头盯着我。
我立刻认怂:我错了,是我太菜了。
 
领导:你们在说什么呢?
没注意间,领导又来了,手上还拿着一叠材料。
我瞎编了几句项目遇到困难,正在讨论,糊弄了过去。
 
领导:来看一下,这是减刑申请书。已经给你们写好了。
 
我稍微翻了翻,减刑申请书包含:
1,申请人的信息。
2,犯案情节,服刑期间的积极行为。
3,说明减刑条款,就是减刑原因。
 
看了看我的减刑原因,态度积极,确有悔改。
看看张工的减刑原因,态度积极,确有悔改。
我偷偷看了眼张工刚刚还捏紧的拳头。真可谓:
说你没悔改,你就没悔改,有悔改也没悔改。
说你有悔改,你就有悔改,没悔改也有悔改。
 
 
看完申请书,我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但是张工却在一旁低声说道:申请了之后还要评审,评审了还要公示,有人提异议还要复核。这只是第一步。
 
领导不管我们窃窃私语,继续问项目进度。
那还用说……我们都忙着写(da)代(you)码(xi),当然没什么进度啦。
 
领导呵斥道:减刑申请书都给你们搞了,你这进度行吗?我下周必须要见到成果!
领导沉默了两秒,补充道:做不完就给我加班加点的干!
 
我和张工对了对眼色,张工微微摇头。
我心中有数,当即答道:我们会努力的。
 
我似乎说了什么,但其实我什么也没说。
 
领导:下周如果没完成,减刑申请书不会通过审批的。
领导呵斥完,就走了。
 
我和张工面面相觑。
我:要不,还是下周提交完整版?
张工保持沉默,皱着眉头,没说话。
这一招,给个蜜枣再敲一棒子,令我和张工都踌躇了。
 
我犹豫了一下,说道:要不,这周少玩点游戏,推点进度意思一下?
张工犹豫了一会儿,微微点头。
我叹息道:再这样磨洋工不合适,但是完全做完也等于主动丢弃谈判资格,所以推动一些,意思意思,只能如此了。
张工诧异的看了我一眼,赞道:说的不错。
 
暂时也无心游戏了,我切到聊天界面一看。
好家伙,我朋友快给我刷了99+了。
就看最后几句……
我朋友:x哥,你还在吗?
我朋友:你是不是被监狱领导抓到了?
我朋友:我现在报警来得及吗?
我朋友:呸,不是,我现在举报来得及救你吗?
我朋友:x哥你说话啊……
 
我踌躇了,我开始思考一个人生的终极问题,我朋友会不会是喜欢我?
这不就是,我拿你当兄弟,你居然想上我?
 
烦恼了挠了挠头,我还是回了消息。
我:闭上你的乌鸦嘴。
我:我刚才在打游戏。
我:刚才领导来了下。
我:给了减刑申请书。
我:暂时不考虑举报。
我:就看后面减刑顺不顺利了。
 
隔了会儿,我朋友回信了。
我朋友:我差点就在想报警了。
我朋友:不过想了想,你在里面,人家民警也不管啊。
我:……废话,狱警也只会一起对付我……
 
这可能就是入狱的困扰了吧,警察不会保护你了。相反,警察遇到你,得抓你。
 
 
在紧张的写(da)代(you)码(xi)中,一周很快就过去了。
 
当领导来检查的时候,我们的修改,当然……并没有完成。
 
领导对我们拍桌子瞪眼,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完。
我赶紧解释:你看这个这个,这几个关键点,我们这一周加班加点的赶出来了。
然后我跟上一句:减刑还是需要您大大的……
领导直接打断了我,说道:行,就这样上线吧!
我懵逼了。我看向张工,张工也懵逼。
领导:客户等得不耐烦了,先上线。这些问题看他们反馈再考虑改不改,不反馈就不管了。
 
我和张工无以言对,最后我只能竖起拇指,夸道:您真是高!高明!
 
领导接着发话:小张先送回去劳改,小x你负责给客户上线。
然后狱警就把张工制服带走了。
张工走前留了这么一句:小x,要注意保证质量啊。
 
张工强调了“质量”,我自然明白这意思。
在项目中质量和速度近乎是反义词,做得快就容易粗制滥造,赶工做出垃圾。而要提高质量,那么速度上就快不起来。所以,张工是提醒我,切记别忘了拖时间,把握好把柄。
 
看着领导那不屑的笑容,我想他没明白这个提醒的含义。
接下来领导给了个联系方式,让我去联系。好家伙,居然是让我上线。那我岂不是……具备了再次删库的条件。
 
等下,我为什么要说再?算了,先再来一把游戏吧。
 
 
和客户的联系人沟通之后,确认了是他们提供主机,我远程登录上去部署。
然后,我要配合他们联调测试,直到彻底确认能可以使用。
 
了解到这些,我立刻又写了个后门。
既然能够得到具体的部署地址,那么,我就在服务器上面留了个入口。
只要我发送特定的加密字符串到特定入口,立刻启动核心代码删除程序。
这样,主动删库和被动删库的能力就齐活了。
(被动就是指那个一个月没有更新密钥就自动删除代码的程序。)
 
然后就是枯燥的上线过程。
先部署数据库,然后部署服务器,然后测试网络情况。
自己先用电脑的手机模拟器下载APP,进行测试。
然后指导对方联系人用手机下载APP,进行测试。
中间略有波折,最终顺利通过。
 
我就基本完成了上线任务。
 
闲下来之后,我开始慌了。我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:
领导在决定上线之后,立刻拖走了张工。
那现在上线完成了,是不是也会拖走我?
 
虽然我留了后门,但是也不能低估领导的凶狠啊。
我立刻把本地代码上传云端,然后对本地代码进行清空。保证我独一份的数据。张工那台我也给删干净。
然后通知我朋友:如果一个月,不对,如果两个月联系不到我,就举报领导参加灰产。
 
我就一边上传文件,一边写举报信。
当然是实名举报,举报人是谁?是我自己。
这多劲爆啊,狱里的犯人还能举报狱里的领导。
 
匆匆忙忙,传完文件,本地清空也搞定。然后举报信发给了我朋友。
好了,我安心了,继续打游戏。
 
我正要开下一把,领导倒是没来,但是狱警来了。
我:额……有什么事吗?
狱警:领导说项目结束了,从哪来回哪去。
狱警颠了颠警棍,问道:你自己走,还是我带你走?
 
我:……我自己走,我自己走。
 
 
在狱警的监督下,我回到了和张工一起的牢房。
 
张工诧异的发问:你怎么回来了?
张工下一秒醒悟:你怎么没拖住呢!
我当场尴尬,回道:这也不是写代码,只是部署个项目,一不小心就全弄完了。
 
张工气的抬起了手,犹豫了一会儿,又放下。
张工叹息:唉,这下子完蛋了。给这老小子得意了。
 
我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。但是觉得沉默也不好。
于是我顺着张工的话头说道:是啊,这下子完蛋了。
但是我想了想,又回过味来。之前就是坐牢,现在还是坐牢,有什么区别呢?
可能区别就是不能打游戏了吧。
 
于是我和张工一起,原地坐牢。
 
我:好无聊哦,现在没有游戏可以玩了。
张工:何止,刑期还变长了。
我:有吗?没变长吧。
张工:本来可以减刑,现在有可能减不了,那就是变长了。
我:……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。
 
然后我们继续参加劳改。
大体内容就是,简单重复的工作,钉扣子和绣花等等。
 
熬了两三天,从难熬到逐渐习惯。
我和张工都开始麻木了。
 
这时候年轻的狱警小哥找来了。
小哥:领导正找你呢,赶紧跟我来。
我懵逼:我这儿活还没干完……
小哥:别干了别干了,你程序出bug了。领导喊你回去项目组修bug呢。
我缓缓回过神来,问道:出bug了?
小哥:是啊。
我猛地意识到,我可以回去了。
我笑了起来:哈哈哈,我的程序出bug了,出bug了啊!
 
强烈的喜悦冲刷着我的内心。
意料之外,而又情理之中,代码出bug了。
往常的我,出bug愤怒至极;而这次的我,出bug特别开心!
 
 
然后我就被狱警小哥送回去了。
我那个开心啊,又能回去打游戏了,又能跟网友们吹牛了。
乐颠颠地走着。
 
直到我坐在电脑面前,我才开始思索。为什么出bug了?
我明明是拿了个现成的项目改的,凭什么出bug啊?
难道又是历史的代码,屎山带来的问题?
想着想着开始头大了,我就想先打把游戏解解压。
 
刚刚打开游戏界面,我就瞧见领导正走进来。
我赶紧把游戏关了,切到代码界面,假装在看问题。
 
领导:小x啊,你怎么回事,项目出bug了,赶紧看看吧。
我:在看呢在看呢。
一边假装严阵以待,一边想着等会儿游戏用什么英雄。
领导:什么时候能查出来啊?
我灵机一动,答道:这个,我也没把握啊,可能是张工写的部分有问题。需要张工帮忙看看。
领导陷入了深思。
我感觉我真特么贼机灵,赶紧借着这个机会,把张工拉回来,正面肛领导。
 
领导沉默了一会儿,脸都黑了,最后用手一拍桌子,说道:我把小张给你派来,但是你今天必须查出来问题是什么。
然后领导威胁道:不然的话,不仅不能减刑,晚饭也别吃了!
 
我立即点头:好。
 
然后领导走了。
得了,这游戏看来暂时不能玩了。
我得研究研究,到底是为啥啊?
 
我远程登陆了服务器,然后通过工具,获取了服务器上面的报错内容。
报错内容挺简单的,内存溢出了。
就是内存不足,项目需要的内存超过了分配的内存。
这真是个经典错误,然后我开始探究是不是服务器太垃圾了,或者配置有问题,内存不够用?一看,好家伙,服务器没问题,内存给的很大,应该不是这方面的问题。
 
然后我换了工具,尝试提取了内存分布情况。就是看看到底什么占了大部分内存。
这时候张工就来了。
 
我:张哥,你可算来了。兄弟我够义气吧?见到机会,就把你拉回来了。
张工:小x不错啊,好兄弟!
张工赞了我一句,然后问我,是什么情况,为什么能把他拉回来?
我就开始介绍,大概出了什么问题,我跟踪到了哪里。还提了领导威胁的话。
然后我们初步达成了共识,先把问题查出来,然后以此为理由,跟领导讨价还价。
 
接下来,我就打开了内存分布的日志,好家伙,内存里占满的是基本类型。
这种基本类型到处都在用,根本看不出问题。
 
我和张工相互对视,两脸懵逼。
然后,我们讨论了一下,原有项目没这个问题,所以我们一起检查修改的代码部分,尽快找出问题。
 
 
查了一阵子,张工大叫一声,找到了。
我赶忙跟过去看,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 
张工:就是这个函数,没有释放内存资源。
我:这一块啊……我记得我专门优化过这一系列的内存释放啊。
我:之前这一块乱七八糟的,用一下释放一下,没有规律。代码跟屎一样。
我:当时我看到了,就把内存释放合并到特定模块。优化结构,挺高可阅读性和可用性。
张工指着屏幕上的特定部分,说道:你的优化我看到了,思路不错。但是,这一块没有引用到你的释放模块。
我:……
 
核对一下代码,是的,几个优化的模块都有引用到了,但是这一个,没有。
我再看了一遍,是的。唯独这个,它没有就是没有。
 
我:这,咋说……哎,它怎么就没引用到呢。
张工:所以说,就是改的时候漏了。
张工:哎,你不知道程序员界的那句谚语吗?就是“bug能跑,就别改。”懂?
我寻思这是哪儿来的谚语,说道:可这也不是bug,就是设计混乱,代码稀烂。我才做的优化。
张工:一样。这种写的烂的,不管他再烂,只要能跑,就别改!你改了一个bug,就可能因此衍生出一千个bug。
我无奈点头,答道:是是是,明白了。bug只要能跑,就别动它。
 
接下来我们讨论了一下,有两个方案:
1,直接恢复原始代码,恢复这个模块的逻辑;
2,检索所有涉及部分,都改成新的,确认无遗漏。
 
讨论了一下,还是新的更合理。优化是有必要的。
我们采用方案2,全部改成新的。
于是我进行了全局检索,确保全部修改到位。
 
改完了。接下来?当然是来一把游戏啊!
 
打了两把游戏之后,领导来催了。
领导:小x啊,问题找到了吗?
我:找到了找到了。
领导:是为什么?
我:这个,程序在我们电脑上都是好好的,我查了下,是服务器的问题。
领导有点担忧的问道:那怎么弄一下,修复一下?是不是要换服务器?
我:不用不用。我调整一下程序和服务器的配置,兼容一下就好了。
领导脸色欣慰,说道:那赶紧弄一下吧。
 
(说句闲话。这个bug是真的出现过的,我们这边来了个新人,把c的内存释放的部分优化了一下……然后就出现了严重的生产事故。)
 
 
领导让我赶紧修复,而我却闭上了嘴。
这时,张工面无表情的看着墙壁说道:我们的减刑,安排的怎么样了?
 
领导皱起了眉头。
场面一时间沉默了。
 
不知过了多久,领导神情平缓了,说道:现在修复吧,我会为你们争取减刑的。放心,亏待不了你们。
张工看向了我,微微点头。
 
我心里有了底,然后手指如飞的操作起来。
其实也没什么内容,就是编译一个新版本,然后丢上去覆盖,重启,完事了。
 
看着项目启动完成的提示出来,我就对领导说,启动好了,可以试试了。
随后领导播了个电话,确认了运行正常。
这次紧急bug就到这里了。
 
接下来,我们不需要回去劳改了,因为领导终于意识到了项目可能出问题。
所以,我们转成项目的维护工程师了,接下来就是在这边维护项目。顺便把几个可能要做的修改点,先做一下。
 
领导走前还强调了,会给我们“加薪”。
劳动改造产生经济效益,会给犯人发点补贴,就是零花钱。
一个月,少的40或者60元,多的100元,可以买点烟抽一下,或者买点榨菜改善一下伙食。
而我们从事技术类工作,领导许诺,会给我们一个月发300元。能多买好几包榨菜呢。
 
然后,接下来我们就放心的继续打游戏了。
 
过了几天,减刑的审查结束了,开始公示减刑名单。
张工果然在减刑名单上面,稳得很。
我看到名单就夸张工:张哥稳啊!稳得一批!
 
但是,减刑名单上没有我的名字。
 
我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,确实,真的没有我的名字。
 
 
我:我要见领导!我要见你们领导!
狱警:领导说了,他不在。
狱警:……就是领导不在,现在见不了你。
我:那你告诉他,不来的话,我现在就删库。
狱警:删库?啥意思?
我:就是让项目死掉的意思。你转告领导吧。
 
然后狱警就走了。
隔了没一会儿,领导来了。
 
领导:哎,我说小x啊,别激动嘛。我不会亏待你的。
我:……
无语了一阵子,我直接问领导:为什么减刑名单上面没有我?
领导:我可是给你换了高级牢房呢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
我再问领导:为什么减刑名单上面没有我?
领导:我给你提供了优越的办公条件,你们是少有的能够碰电脑的犯人啊,别不知足。
我三问领导:为什么减刑名单上面没有我?
领导:你看,别的犯人一个月才几十块,我现在可是给你开了300块工资呢。
 
我快要疯了,嘶吼着问道:你xx的,到底为什么减刑名单上面没有我!
领导脸也黑了,沉默良久,吐出了四个字:下次一定!
 
 
随后领导安抚了我,说了一套什么我审查资格不达标,所以没通过的话。
我持怀疑态度,没说话。
然后,领导强调下次会再为我申请。
我没说话,但也没办法。
 
随后领导离开了。我只能叹息,等待。
审查资格不达标什么的,我是不信的。毕竟张工的减刑原因可是“态度积极,确有悔改”,这他都能通过,我凭什么不能通过?
但是胳膊掰不过大腿,领导说你不达标,那你就是不达标。
 
我等这个“下次一定”,着实等了好久。
 
接下来,我和张工继续一起打了一段时间游戏。
张工在减刑后刑期缩短,不久后申请了假释,他就出狱了。
 
然后我就失去了双排的小伙伴,开始了孤独的单排之旅。
 
中间我朋友有找我聊天。
我朋友:x哥近来可好?
我:不好,差极了。
我朋友:咋了,监狱里过的不是美滋滋吗?
我朋友:上次还以为你要出事,结果也没多久又跟我说没事了。
我:刑期变长了,能好吗。
我朋友:啥?刑期还能变长?你是在里面斗殴了?
我就跟我朋友解释了一下整个事情,我本来好好地能减刑的,结果减刑飞了。
 
我:减刑没减成,可不就是变长了嘛。
我:另个一起的狱友可是减刑成功了,他都假释出狱了。
我朋友:……真惨啊。但,也有可能就是你的狱友够狠,才成功的。
我朋友:而你太好拿捏了,就被剩下了。
我朋友:有些东西只能自己去争取,而不能假手于人。
我:是是是,你说的都对。
我微微叹息,事已至此,徒呼奈何。
 
 
过不久,领导又来找我了。
领导:小x啊,我这边又接了个项目。
我:这个,是什么项目?
领导给我讲了讲,我越听越耳熟。
我:等下,这不就是我入狱前做的项目?
领导微微点头:没错,就是它。
 
我瞬间开始蛋疼,脸上不知什么表情是好,应该是一抽一抽的。
有了上次的教训,我也不迂回了,直接问道:那我做了的话,有什么好处,给我几十万?帮我减刑假释?
领导神秘一笑,然后大手一挥,大气的说道:做成的话,工资再给你加两百!
我气得开始笑:哈哈哈。
蛋疼的抽抽,笑了会儿也就罢了。
我慢慢回过气,说道:这项目可是据说价值几百万,还把我送进来了。你确定,只是给我加两百?
 
领导低沉的说道:也是,听说这个项目必须靠你。那,再加两百!不能再多了!
我摇了摇头,直接不理领导了。
 
狱里拿个千八百有什么用,多吃几包榨菜吗?
出去了之后,以我的能力每个月至少一万以上的,在这里面加薪,有什么用呢。
 
领导劝了几句,发现我完全不理它。
然后咬牙切齿的走了,说着,以后有你好看的。类似这种威胁的话,然后往外走。
 
我完全没听进去,还能咋滴啊。我的情况难道还能更差。
等下,我下次减刑咋办?领导可是承诺了“下次一定”的。
于是我喊住了领导:等下!
领导立刻转怒为喜,说道:怎么,改主意了?我说嘛,就没有加两百搞定不了的,不行就再加两百!
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我应该继续保持沉默。
领导:咋了,又不说话了?
 
我缓了缓神,慢慢的说道:这项目,我做了,能立刻减刑吗?
领导:这当然不可能……
领导看我就要变脸了,转而说道:不可能不行。
 
 
讨价还价了一番,大概是要求我把删库的数据完整恢复,并且再做一些相关的改造调整。
领导给出的价码是:“尽快”帮我申请减刑。
那我的回应自然是:“尽快”完成工作。
 
商量完之后,领导走了。
我接着打游戏。
 
打了一天游戏,回到牢房,躺着。
有点无聊啊。张工走了,单排着实没劲。
闲的开始数绵羊。
 
然后狱警小哥带个人来了。
狱警小哥:这位是x工。这位是陈工。
狱警小哥:领导安排陈工过来,后续协助你开发项目。
我无可无不可的点了点头。
随后狱警小哥完成了引导,就走人了。
 
陈工立刻贴了上来,媚笑着说道:x哥,你好!叫我小陈就行。
我随意的点点头,问道:你咋进来的?
陈工略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:就是急用钱,顺手从公司账上划了点。
我大吃一惊,说道:你是黑了公司财务系统,还是盗了账号?
陈工保持不好意思的笑容,说道:修改了公司的收款路径,转到了我的账户上。不小心搞多了,被发现了。
我:搞多了是多少?
陈工:也就几百万吧。
我寻思这也太明显了,公司一段时间内流水变少,肯定是会探究的。这人略蠢啊,被抓的不冤枉。
陈工看我不说话了,就问我:x哥,你是怎么进来的?
我就把我的苦逼故事复述了一遍。
 
隔天,我去项目组继续打游戏,陈工就也跟过来了。
我约陈工双排,陈工没答应。
陈工说:监狱里是难得的清净时光,要好好的修炼,出去才能赚大钱。
 
得了,人各有志,各玩各的吧。
 
玩着玩着,领导又来催进度了。
领导刚刚进门,陈工就站了起来,迎到门口。
陈工媚笑着说道:哎哟,领导来了,真是蓬荜生辉啊!
 
 
在迎接领导的同时,陈工朝我使眼色,让我快点关闭游戏。
虽然陈工的姿态我有点不爽,但,也是给我打掩护,对吧。
我马马虎虎关闭了游戏,看着电脑屏幕开始思考人生。
 
领导:小陈啊,在这里感觉如何啊。
陈工:太舒服了,没想到监狱里能有这么好的条件。我简直想在这里永远住下去。
领导微微点头,随口说着:不错,不错。
 
然后领导过来问我:小x,进度怎么样了?
我表示:工作比较困难,正在努力推进。
 
领导皱了皱眉。随后若有所指的说了句:小陈你要好好学啊,x工回头减刑出狱了,项目就靠你扛大梁了。
陈工点头如捣蒜:是是是,一定努力学习。
 
随后领导走了。
陈工找我要项目源代码,用于他学习。
 
我有点不想给,这独占的源码放出去,可能就收不回来了。
但是,不给的话,他跟领导告一状,那我怎么办?现在又没和领导撕破脸,减刑还要仰仗领导。
最后考虑到,毕竟是狱友,在减刑这块,我们是统一战线的。还是给吧。
 
于是,我把之前领导给我和张工减刑的故事,跟他说了一遍。告诉他,要长教训,拿住把柄。
陈工赞同道:x哥说得对!确实是这样。
我看他应该明白了,然后把源码也就共享给他了。
 
隔天领导就又来了,检视了一下。
领导问我进度,我的回应和昨天一样。反正我都在打游戏,怎么可能有进度。
 
然后领导问陈工,项目熟悉的怎么样?
陈工就拿出了好几个我一直拖着没改的功能。陈工居然全都做完了。
 
我当场惊呆,这陈工,咋这样?
一来是做得快,不愧是不打游戏的人;二来是怎么没拖呢,昨天的话都白讲了啊!
 
 
领导大大的夸赞了陈工。随后就提出了给陈工加薪。
陈工千恩万谢的说着:感谢领导栽培,领导恩重如山,领导就是再生父母!
 
我在一旁冷眼旁观,感觉事情不太对劲。
看来我要早做打算了。
 
我打开了聊天框,我朋友的头像暗着。
我:我可能要出事了。
我:如果连续两天联系不上我,就把举报材料帮我发出去吧。
我:鱼死网破而已,我不惧!
 
随后在服务器上设置了自动任务,48小时后自动开始批量删除文件。
只要我连续两天无法接触电脑,就直接炸了吧。
这自动任务之前就写过,现在基本上就是复制黏贴,轻车熟路。
 
领导和陈工一顿亲切交流。这时才结束。
 
然后领导看我的眼神就变了。
领导似笑非笑的说道:x工,你可真能拖啊。
我一边退出软件,一边删除文件,随意的应道:不敢拖延,只是陈工能力比我强罢了。
 
领导点了点头:x工说的,有几分道理。
随后领导侧头斜着眼睛看过来:那么,x工就回去劳改吧。
 
而后领导拍了拍陈工的肩膀,说道:小陈,好好干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
 
而后领导打了个手势,旁边的狱警冲上来,制服了我。
这一幕可真嘲讽,想当初被按住的可是另一位呢。
我挣了一下,挣不脱。也就放弃了挣扎。
 
我走前,大喊道:过河拆桥,不得好死!
 
 
随后我度过了战战兢兢的两天。
 
中间陈工有和我一起吃饭,我沉默了许久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。
我看似不在乎的说道:小陈,你害我,又有什么好处呢?
陈工先是一脸迷茫,而后恍然,说道:我没想这样啊,我只是努力展现价值,希望得到认可与奖励。
陈工随后一脸歉意的说道:非常不好意思,我没想到我这样,会导致你被叉出去。
我微微叹息,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话。原来,有些人只是在努力,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努力把你卷死了。
 
随后我不再说话,静静吃饭。
但是,陈工却是打开了话匣子。
陈工左右看了看,压低声音对我说:其实我也没指望这领导能给我多少好处,这领导一看就是个抠门精,只会画饼,不干实事。
我诧异的看了陈工一眼,这小伙子似乎挺清醒的。
我:那你还……
陈工继续压低音量说道:我已经把我的收款账户插进项目里了。
陈工说到这里,就阴恻恻的笑了笑。而我,哈哈哈,笑声没收住,赶紧捂住嘴。
 
接下来,饭都感觉更香了。
 
不过我的处境也没什么本质变化,过一会儿也就恢复了平静。

 

熬到两天后,我静静的待着。我心里想着,系统该炸了。估摸着是这个时间了。

 

又过了小半天,领导果然来了。

领导倒提着警棍,他来了,他来了。

但是脸色和我预料的不同,领导居然一点也不愤怒。

领导讽刺的笑着:好小子,居然在项目里埋雷。

我微微皱眉,应道:不敢,可能是系统出bug了,是不是需要我去看看?

领导摇了摇头,说道:不用了,小陈修好了。

我恍然大悟,却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

该哭的是,陈工居然能解决我删库的定时程序;该笑的是,项目的钱已经不再属于你了,而你毫不知情。

 

看我不接话,也不绝望,领导不满意了。

领导皱着眉说:虽然你没给我造成很大的损失,但是,我不教训你一顿,我心里不痛快!

领导指使手下控制住了我,随后给我一顿乱抽。

 

给我抽断了几根骨头,躺在地上只能喘息,痛到无法动弹。

 

 

不知时间过了多久,检察院的人来了。

指着我说了些什么,开设网络赌场,殴打犯人,之类的罪行。

然后,我松了一口气,就昏了过去。

 

我再次醒来时,人已经在医院了。

 

后来,和朋友聊了聊才知道,我朋友把我的举报信发给了检察院,纪委,市长热线,等举报渠道,并且通过记者朋友进行了宣传,煽动舆论。

举报了领导非法经营灰产,利用xx麻将APP开设网络赌场,肆意殴打犯人,等几个罪行。

 

然后,我提供的材料就是证据,我本人也成了证据。

我还问我朋友:你怎么知道殴打犯人?我没写这个啊。

我朋友:我猜的。你都失联了,大概率会挨打,随便写上的。

我:……

 

过了一段时间,慢慢的知道。

领导因为开设赌场等罪,也进去了,不过这类人的关押的监狱不一样,换了个监狱,

而我也因为举报有功,符合了重大立功表现的条例,成功得到了减刑。

 

而后许久听说,陈工又加刑了,也不知是真是假。

 

好了好了,不说了,医院的领导叫我帮他们看看系统问题了。

 

(全文结束)

 

转载类似新闻:

2020年11月17日消息,随着网络的普及,一些不法分子动起了利用网络赌博非法牟利的歪脑筋。海南省琼海市嘉积镇的黄某某就是其中之一,他利用网上打麻将软件,开设赌场聚众赌博,两年多内赚取利润20万余元,参赌人员达到180人,总流水金额达到541万余元。11月17日,记者从海口市秀英区人民检察院获悉,上述案件经检察院提起公诉,黄某某因犯开设赌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四年,并处罚金一万二千元。

 

——写完了,没了,出狱了。


END

作者:无念
来源:知乎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推荐阅读
BigDecimal使用不当,造成P0事故!
突然!VS Code 杀死 IDEA?!
全球已超360万台暴露在互联网上
仅花 2 小时,网站就搭建好了,贼溜 ~

→点关注,不迷路←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程序IT圈

原创文章,作者:software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sldh123.com/3145.html

(0)
上一篇 6月 11, 2022 3:32 上午
下一篇 6月 11, 2022 6:00 上午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